玩文玩者的两种伤,一种是迷恋产地,一种是迷恋价值

在这个毒鸡汤风靡的时代,任何角落都有说者与听着,说者唾沫满天飞听着两眼冒金光,多少人都变成了思想的巨人行动的侏儒,也包括我。文玩行业也是一样,没有故事没有鸡汤就很难卖出高价与获得信任,不知道多少人在这股风中沉沦。

玩文玩者的两种伤,一种是迷恋产地,一种是迷恋价值

比如当年风口浪尖市场大火的黄龙玉、崖柏、星月、千眼、紫檀、琥珀、战国红等等太多了,那个时候天下皆是故事,人人皆有比格,仿若手上玩的不是普通的文玩而是翻越多倍的财富,借着那股神气顺便跟身边的朋友炫耀一番,然后就是文玩共享的时代。

玩文玩者的两种伤,一种是迷恋产地,一种是迷恋价值

文玩市场那种迷信跟风现在看来是多么的滑稽,几个商家便可以糊弄一大群人,几番商业宣传钱包填鼓便抽身撤出,管你文玩商家玩家的一地鸡毛压货难出,最后飞上天的猪一个个跌落地平线,甚至有的受伤严重。

玩文玩者的两种伤,一种是迷恋产地,一种是迷恋价值

市场从来都是这样,文玩市场也不例外,任何宝玉石被人为的抬高后很少有人是理智的,激流勇退几个人做得到?不断涨高的时候大家一起入手,开始跌落大家又一起出手,虽然前车之鉴比比皆是可是大众思维永远不会变。

玩文玩者的两种伤,一种是迷恋产地,一种是迷恋价值

关于文玩市场大家迷恋的首先就是“产地”,感觉只有产地才是最好、最便宜、最正宗,比如缅甸翡翠、新疆和田、波罗地海琥珀、印度紫檀、热振寺柏香籽、尼泊尔金刚等,每年的假期去产地买各种文玩多不胜数。

玩文玩者的两种伤,一种是迷恋产地,一种是迷恋价值

对于不懂的人来说去哪里有啥区别呢?旅游区的货五花八门参差不齐,九成以上的人在产地收回来的东西都是价格与货品严重不对等,且大部分人依然沉浸在自欺欺人的捡漏快乐中。

玩文玩者的两种伤,一种是迷恋产地,一种是迷恋价值

就像上图热振寺的柏香籽一样,众所周知只有这个地方最好,那这种好是真的通过对比还是商家的宣传,或者全国各地的柏香籽都叫“热振寺”?不重要吧,一个树籽熟透了密度高做工好就足够了,管它哪里产的,热振寺一圈就那么两万多棵树每年能产多少,而市场每天一吨吨出手又从何而来?醒醒吧宝宝们!

玩文玩者的两种伤,一种是迷恋产地,一种是迷恋价值

有时候用招财鼠或者猴头小核桃雕刻的柏香籽颜值也非常高,虽然是人为加工的但是却是天然柏香达不到的统一与端正五官。

玩文玩者的两种伤,一种是迷恋产地,一种是迷恋价值

再者很多人玩文玩不是为了爱好,偏偏是为了将来的“价值”,自己给自己的神器镀金也为它设想一个高深的未来,不过有时候骗过自己也能享受一种快乐。

玩文玩者的两种伤,一种是迷恋产地,一种是迷恋价值

在此鄙人也冒昧请教:你拿着纹路好看的紫檀柳、盘的溜光千眼菩提、速生的紫檀串、年年产的核桃金刚星月各种籽、波罗的海的普通琥珀、储量颇大的袁大头、四五套人民币等等等等请问他们的未来在哪里?您通过怎样的分析给它们如此华丽的未来身价?

玩文玩者的两种伤,一种是迷恋产地,一种是迷恋价值

所谓文玩玩的难道不应该是心态么?非的加上那些不着边际的铅华欲望而使自己玩的不能够更加轻松,也增加许多上当受骗的机会。我在市场也经常碰见很多人拿着自己的东西到处问怎么样、好不好等等,当着面谁愿意去伤你的心呢?几个人情商高到说了实话又让您舒服并且也能劝你摆正心态,恐怕没有吧。

玩文玩者的两种伤,一种是迷恋产地,一种是迷恋价值

俺在这哗哗的中雨天午夜码字,打出这些文玩市场正常现象,和玩家商家的实际情况,不知道可有共情之人,如果您感觉还有那么半分道理那请留个脚印再走,不枉你我缘分一场…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玩吧 » 玩文玩者的两种伤,一种是迷恋产地,一种是迷恋价值

赞 (3) 打赏

评论 0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